总站
高薪阶层的生活
作者:兰霞 日期:2000-11-01 浏览
一种对自己所从事工作的自豪感普遍地存在于金领们身上。他们像一位严厉的父亲对待儿子那样精心呵护并发展着自己的事业,又像一个虔诚的信徒对自己的领袖一般热爱着自己的事业。 谁是金领 金领阶层是社会精英高度集中的阶层,年龄在25岁至45岁之间,受过良好的教育,有一定的工作经验、经营策划能力、专业技能和一定社会关系资源,收入年薪在15万到40万之间。这个阶层不一定拥有生产资料所有权,但拥有一个公司最重要的技术和经营权。 金领阶层一般是三资企业高级管理,外商驻华机构的中方代表,规模较大的民营公司的经理,国企的高层领导等。 金领是怎样炼成的 金领阶层能有今天的地位,靠的不仅仅是扎实的专业知识,丰富的从业经验更是他们拥有今天这样令人羡慕的职位的主要因素。刚毕业的大学生,哪怕是MBA的毕业生一般也只能做个白领,而不可能做个金领。因为,“金领”这一称呼是社会对人的知识结构、公关协调能力、团队协调能力、管理经营能力、社会关系资源等综合素质的认可。 和经济学史所讲的资本有个血腥的原始积累过程一样,金领们的从业经验也有个原始积累过程,而这个过程往往是金领阶层从业生涯中最辛酸的历史。 某网络公司副总经理赵先生,大学毕业后,因不满机关的用人体制而“下海”。做小商品批发生意没有成功后,受聘于国外软件公司招聘程序员,但他还是找不着事业的感觉。在最初的日子里,他竟连续炒了五个老板的鱿鱼。后来他说:“每跳一次槽,每找一次工作,那种滋味是既当爷爷也当孙子,可真不好受。”但是,每跳一次槽,换一个新的工作环境,就有一个新的境界,新的收获,他的经验也得到了丰富。 几番折腾后,他终于在北京中关村的一家网络公司落住了脚,并担起副总经理的大任。他就这样完成了从技术员到高级管理者的转变,从白领上升为金领。 为什么以苦为乐 老板是生产资料的所有者,白领凭借一技之长生活着,而金领则不仅是顶尖的技术高手而且拥有决定白领命运的经营权。好比一个乐队,尽管指挥者在资本上不拥有这个乐队,在技术上,也许他对某一个乐器的演奏不如乐手,但当乐队运作起来时一切都还是得服从他的指挥棒。 王先生是恒基伟业集团的一位副总经理。这一天,他于上午8点左右来到总公司,打开电脑开始处理电子邮件,在电话里他批复了在外地的一笔生意。9点30分,在与另外几位老总研讨发展新目标前,他先打电话约好下午1点30分见面的外商。研讨会开完已是11点40分了,他又匆匆吃了午餐,赶往约定地点去谈生意。下午在和外商一番唇枪舌战后,他急着往公司里赶,在车内用手机与明天要谈生意的客商约定了时间、地点。赶回总部已是下午7点钟,边看电视新闻,边吃了盒饭,又匆忙开始处理上午未回复的电子邮件。第二天上午10点多钟,他与约好的客商谈判完,乘飞机赶往深圳去参加公司举办的产品展销会,下午1点到5点钟,他召集当地几位代理商开了长达4个小时的业务会议。晚饭后连夜乘飞机去西安处理代理商因为产品质量问题而发生的纠纷…… 王先生说:“我这样超额工作,并不全是公司老板这样要求,而是因为公司有这种让人废寝忘食地干活的环境。在这里,我的经营思想、操作方法都能得到支持和认可,在这样能发挥自己价值的岗位上,我怎能不以苦为乐呢?”时间是金领阶层最稀缺的东西。一年365天,他们大约有1/3的时间是在旅馆、饭店、汽车、火车、飞机上度过的,那种劳累程度可想而知。 忙里不敢偷闲 金领们从不因为工作忙而牢骚满腹,他们是脚踏实地的实干家,不希望“闲”,认为“闲”是没本事没能力的表现。海信集团的李顺经理认为,“与其说是为公司忙,倒不如说是为自己而忙,因为在公司的发展过程中,必然产生缺口,有缺口才有提升与培训的可能。我不知能在公司干多少年,但我要尽120%的努力把工作做好。这种超额的工作,不只是对公司负责,更是对自己负责,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敬业精神吧。” 个人生活:富裕但实用 金领阶层的月薪大都在1万元以上,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价格在80万元左右,有一辆进口车或至少有一辆奥迪、桑塔纳等档次的国产轿车;家用电器齐全;饮食营养卫生,有能力在五星级饭店用餐;饮食不超过家庭总支出的1/4,购衣并不十分追求潮流,但比较讲究质料品牌和档次;每月消费在6000-7000元人民币以上。子女多是师资优良、实行寄宿制的“贵族学校”的学生。 金领阶层大多有能力进行这种消费,但是,当记者问他们的消费标准是什么时,他们的回答几乎都是同一个词,“实用”。当然,金领阶层的实用与蓝领阶层的实用有质的不同,蓝领阶层的实用是因为其有限的经济能力所致,是一种生存需要。而金领阶层的实用则不是因为经济有限,而是为了长远的发展。 情感:不抱怨压力不回避真实 在家庭方面,金领们实际上还是相当传统的。他们认为自己一年到头在外奔波,本身给妻子或丈夫的时间、关爱就太少,因此他们更加注重夫妻间的情感交流,更加注重享受天伦之乐的幸福。 金领阶层家庭男女双方都受过良好的教育,都有自己的工作和压力,同样需要对方的关心和爱护,需要家庭的一份融洽,然而,这些往往很难得到。家庭关系不和谐,使他们心理、精神压力很大。为了减轻生活压力,在金领阶层的家庭里开始出现了“全职太太”、“全职丈夫”,即夫妻双方,一方在外奔波,另一方在家经营一份温柔。 也有一些金领人士在情感生活中对家庭生活的依赖比较弱,他们认为自己可以独自享受生活,为什么非要搞一个家庭去相互折磨?因此他们就成了“独身贵族”。 金领们对有关自己的个人隐私问题是相当看重的,他们往往不愿多谈自己的情感问题。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对感情比一般人更加重视。因此,金领们更加不能容忍感情死亡的婚姻。在这个阶层里,婚外恋现象比较常见。 金领的危机感:透支生命 采访中发现,大部分金领几乎都不甘心为别人(老板)的事业奋斗一生,不愿花更多时间为他人做“嫁衣”,也不满足目前的仅仅当个纯粹的经营者的角色。他们渴望着有一个更大的空间任他们遨游,渴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事业。特别是那些高学历的金领人士,他们相对来说也更富于冒险和向社会、向自己挑战。他们在现有的职位上拼命地为老板工作一段时间后,都想利用自己已有的知识、技能、社会关系、从业经验、资金等来向更高的目标挺进――办自己的公司。 大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陈生军博士这样看待这一现象:“干我们这行有点像酒吧小姐一样吃青春饭,年龄大了,精力也跟不上了,知识也老化了,工作做得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得心应手。这种青春和知识的‘用’而不存的‘透支生命’危机感,逼得我拼命工作,积攒经验和金钱,以致于自己连房子与车都不想买,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尽快地办自己的公司,趁年轻为自己的事业奋斗一番……”实际上在美国的硅谷,四五十岁做惯了金领的人突然之间被解雇后流落街头的现象已是屡见不鲜。 跳槽或“倒炒鱿鱼”的现象普遍 适合的岗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展现自己聪明才智的职位,一旦找到了更适合自己的岗位,金领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跳槽。 从社会学角度来说,适度跳槽是人才的垂直流动,不仅有利于个人的发展,同时也利于社会进步。金领人士大都认为跳槽是一种正常现象,没有什么可谴责的。“很正常,相反从不跳槽倒不正常,因为一辈子在同一个环境中干同一样的工作,是重复性劳动。没有创新,就等于浪费生命。”“通过跳槽可以使自己水平提高,在新的环境中有新的‘血液’流进旧的已有的经验知识水平领域,通过新旧东西碰撞也许能溅出奇迹,从而提升自己的境界。” “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现有的职位空间太小,不能适应自己发展,自己的能力也施展不开,换一个环境也许能找着新的感觉、新的动力。”对于目前还没有实力办公司的,也没有“倒炒鱿鱼”打算的金领人士来说,最紧迫的是抓紧时间“充电”,以防止被竞争淘汰出局。名校里周六、周日轿车骤增,金领们读书热也许可以佐证这一点。 有一组数据值得玩味,1993年,金领阶层中具有本科以上学历占34%,1995年为42%,1996年为44%,1998年为50%,1999年为64.5%。可见,金领阶层是知识最集中的阶层,金领视学习与工作同等重要,因为发展才是硬道理。 金领阶层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也许不新潮,或许太谨慎,但他们常常是成功者。他们是成熟的社会精英、是睿智的实干家。